推荐商品
【NB资讯】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,有别于各大网站上的官方新闻,本网站将重点收集有价值的资讯内容,传递更真实的社会声音。

你要在大陆工作吗?

2016-02-29 18:11

作者:@爱台北

标题是我去年年底被问最多的一句话,也是台湾朋友们相互打招呼的方式。

是啊。

每次看见我点头,台湾人和大陆人会有不同的反应。台湾朋友会点头,喔了解。

大陆朋友会疑惑,为什么啊?有什么好?

嗯,果真是距离产生美感。

开头一定要先强调,我知道大陆学生在台湾毕业后不能找工作,但台湾人可以。政策方面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不公平。

这篇分享一下在北京(成绩很差)的台北女孩,一年多后开始找工作的历程。

开头先分享一件事,其实台湾大学教授、报章杂志都常常有「别人家小孩」的情节。

很多人一定有经验,从小家里就会「你看看某某某家小孩」的案例,以我家来讲,从小周围亲戚朋友的小孩子成绩都比我好,体育比我强、本人全身上下唯一讨喜的就是脸圆得像月饼。

但是,不会有哪个大人说「你看看人家小孩,脸多圆啊」,所以本人从小自卑,在「你看看某某某考了一百分」中渡过。

人家说自卑会生自大,简直放屁!本人自卑到更自卑,到现在终于明白自卑不是方法,努力赚钱去韩国整得像宋慧乔才是方法。用励志一点的话说──与其坐着自卑,不如起来奋斗!

离题了。在台湾学校里,也很爱拿台湾大学生和大陆大学生比,我们教授更是常常说「你们知不知道大陆学生上课多努力、抢着坐第一排?」

「你们知不知道大陆学生多早起床看书?」

「你们知不知道大陆学生都会抢着说话?」

「你们知不知道大陆学生怎样怎样」在我大学四年里常常听见,尤其是去大陆做过演讲的教授们,往往用痛心疾首的表情审视我们这群不成才的国家幼苗。

不过我没有立场说别人烦。

寒假回台湾和师妹聚餐,看见毕业一年的她还在不停换打工,脱口而出「你知不知道人家大陆学生...」

讲到一半,闭嘴了。

师妹接着说在意大利面店工作很快乐,钱还比进广告公司多。她不爱自己的专业,喜欢招呼客人。

我到大陆之后难免被改变,我觉得同样是不错的大学毕业生,为什么大陆的朋友都立志进一流企业,台湾的朋友却甘心端端盘子?是我们低薪?没舞台?还是...

但是,学妹很认真地说,她就是喜欢服务客人。

台湾有个很可爱的一点,毕业生有人进奥美广告,有人去餐厅服务,但没有老师同学会说闲话或觉得奇怪,自己喜欢就好。

大陆同学们总是努力到更好,他们很无奈地说这是必须的。但我常常想是不是因为大家都努力往前冲,大陆这几年才会突飞猛进呢?

不管如何,去年年底我也加入了找工作的大军。总是莫名其妙被人领去招聘会,然后又莫名其妙考了试,考了两场后发现什么行测题完全不会。

朋友扔来一本书,乖乖看,因为很多大企业都要考。

我妈常常打电话安抚我,你还是回台湾吧。

我不要回去!回去没有五道口、没有烤鸭麻辣烫、没有牛蛙和小龙虾、没有高个子的北方汉子...

我讨厌大陆的食物官僚以及在五道口的韩国人,但我人缘超差,在台湾没几个朋友,在大陆好歹十三亿人中有几个倒霉鬼会请我吃饭(这是重点!)。

还是努力找工作吧!

很多人常说,你写有关大陆的事情往往是好话...啊废话!在人家地盘上,写坏话找抽吗?

活得狗腿一点比较轻松啊,放在古代,我就是个奸臣。

不过,在此台北女孩要讲大陆一个坏话──在大陆,当面临到台湾人的相关问题时,往往连相关行政人员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置。

很多人以为台湾人在大陆都会很滋润,其实不然。大陆对外国人有一套制度,对大陆人有一套制度,在大陆台湾人不属于这两者。很多人会说港澳台,但香港澳门和台湾完全不是同一个情况。

所以,台湾人常常面临一个三不管又模稜两可的情况。在申请奖学金、在找工作、在投保险时,常常会面临「按规则说是可以,但...」

然后就没但出下文了。

我是读传播相关科系的,想在大陆工作,相关出路就是几条:

ㄧ,当公务员,台湾人不行。(找死吗?)←原因不用说。

二,当记者,台湾人不行。(怕你知道得太多了!)←某新闻台真这样跟我台湾朋友说。

三,当编辑,台湾人不行。(为什么这个不能出那个要河蟹?)←不懂大陆出版法。

四,私企相关传播工作。

唯独第四条可行。但问题又来了,要雇用一个台湾人,手续程序上可能比外国人麻烦...所以,某些企业不爱用。(完全可以理解的。)

较有意愿采用的,是那些跨国外企,只要你不是火星人都行!

后来,我终于莫名其妙地考过了某外企的「在线」的行测题(全乱猜),又过了什么性格测试题(继续猜),再考了一次英文翻译题(我再猜),然后人品爆发地过了第一次面试(其实淘汰率很低),终于进到终面。

在我第一次参加某大传播集团的行测题时,坐在我隔壁的考生头凑过来:嘿等等我们分工,看你哪个部分擅长?数学还是逻辑?

不是他爱耍手段,而是在那一场考试中,该集团明白地告诉我们「大家可以分工合作」,不然一百题谁写的完!

我第一次看到行测题时,我呆了。我应征的是网络编辑阿!为什么我要算数学呢?

我痴傻地告诉该考生,我是台湾人,从没做过行测题。

他立马换位置。

这一次,我终于洋洋得意地进了终面。是团体面试,一组九个人,分成好几组,针对一个题目进行讨论。

题目是──「如果你是建筑师,你会如何修建已经毁损的圆明园?」

我没去过圆明园啊!

我这样一说,其他组员果断不理我,开始咭咭呱呱地讨论,面试官们坐在一旁仔细端详每个人的表情,我一脸茫然。

其实,从讨论过程中真的可以看出每个人的个性。有些人属于强势型,一张口滔滔不绝不给其他人讲话;有些人属于不争型,张着嘴却半句都来不及讲出口;有些人属于纪录型,放弃插话乖乖把每个人的话纪录下来;有些人属脑残型,整场放空,比如我。

整场面试中,强势型的人占大多数,大家争着滔滔不绝,很多人插不上话,只能张着嘴,完全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侏儸纪公园。

公司发给每个人一张纸,说是用来纪录。很不爽的我只写了几个关键字,如圆明园、3D,然后就开始在上头乱涂鸦,共计画了一只猪一只蚊子一坨...嗯你懂的。

然后,面试官把纸收走了,并慈爱地表示「你纪录的东西,代表你的逻辑与想法,公司会每张看看然后斟酌。」

干,公司真闲。这是我第一个想法。

靠,我完蛋了。这是我第二个想法。

嗯,回台湾吧。这是我第三个想法。

要说我在去年的求职季中学到了什么,唯一一个就是很复杂很复杂的感觉。

不喜欢公务员的人抢着考公职,不爱党的人急着入党,不喜欢争辩的人在面试现场比谁都强势。但震惊过后就能理解。

我曾经和我朋友说,如果有能力,也希望小孩去澳洲或新西兰受教育。台湾压力太大,填鸭教育,功课不好的我吃太多苦头,不希望小孩子也这样。

朋友鄙视我,老娘河南人,你和我谈啥考试压力大!

我知道,所以你很厉害嘛!

所以,我很敬佩大陆同学的。就算压力大、就算不快乐,大家还是举杯望明月,低头啃鸭脖。

No think no cry嘛!

对了,很蠢的台北女孩最后录取了没?

人生是没道理的,所以我录取了。

只是ㄧ只猪一只蚊子一坨...到底让面试官看到了什么想法啊?

链接

阅读(712)
向上